您的位置:首页 > 公共宣导 > 物业管理 >
返回上一页
共用物业维修谁埋单?

    住在劳动路招商银行宿舍楼的王女士最近烦透了心。1998年住进这栋当时黄石为数不多的电梯房时,一下子省去了多年爬楼的劳顿,倍感舒适。可才几年光景,电梯就彻底坏了。电梯坏了只是第一步。最让王女士担心的是物业撤走,随后集中供水因无人开泵抽水,没人统计水价水费及收水费,整栋楼房面临停水。
  8月3日,住在招商银行宿舍楼的20多户住户看见名居物业公司在楼口贴了张“安民告示”:要退出本栋楼房所代管的物业工作。原因有二:一是本栋楼开发商黄石中房公司违约,长期拖欠公共维修基金未付,以及至今未向该公司办理物业移交手续,至使其物业管理工作无法开展下去。二是由于该公司接手的楼盘都是旧楼盘,所收物业管理费太低,无法维持正常的物业管理工作,收不抵支,甚至有少数业主以种种理由长期不交物业费,连续两年亏损,至使该公司无法继续经营管理下去。同时该公司声明,他们退出后,请各位业主有事找中房公司。
  “当初接手这些旧楼房就是个错误,连房产局物业办都建议我不要接手。”名居物业公司的胡经理一见记者就倒苦水,“现在新开的楼盘物业费都按平方计算,大多数收到每平方米5毛,有电梯的1块。业主们交得心甘情愿。但像我们名居物业公司管理的这栋12层宿舍楼,按照两年前我们从中房接手的老办法,是按户收费,加上电梯运行费用每户才73块钱。平均下来每平方米只有1毛钱。”
  胡经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现住的25户每月70多元钱,一月收入还不到2000元,但支出中,每月电梯电费平均就有700多元,每月交电梯公司的电梯维修费300元,一名值班人员月工资800元,电梯特检费每年是1000元。这还没算其它的一些开支。
  胡经理介绍说,2年前接手劳动路招商银行宿舍楼时,市特种行业检验检测所年检时就说电梯需要大修,因中房钱未到位,一直未能进行。去年电梯换零件就花了3000多元。今年此次大检,特检所检出钢线绳和曳引轮这两大件都需更换,至少需要7000多元。每月收的物业费仅够进行日常一般的维护,哪有资金大修。各业主意见不统一不愿摊修理费,只好撤走了。
  “既然业主可以随自己意愿选择物业公司、炒掉物业公司,物业公司得不到合理的回报当然可以炒掉业主撒手走人。”天虹物业公司戴经理认为,物业公司与业主是合同关系,业主付多少钱,物业公司做多少事,这首先就在合同里写清楚。
  5日,劳动路招商银行宿舍楼的部分业主与物业公司经理坐在了一起,希望找出解决电梯问题的办法。
  虽然业主基本认同维修电梯的费用由业主们自己分摊,但如何摊法,又是一道难题。因宿舍楼共有32套房子,业主要求由32家均摊,物业负责收钱。但物业胡经理表示不敢接这烫手山芋。房子是32套,但有6户基本没人住,常年不在家,让他们掏维修费,别说不愿掏,就是愿意,也没地方找人。还有一户买了两套房子。一家子人,物业费一直收的一户的费,此时变两户,人家愿意掏吗?
  业主担心的是,今年电梯大修了,物业能保证明年后年不会有大问题吗?
  业主的担忧在物业公司那里无法得到答案。物业公司没法给业主一个承诺。 因为谁也不知道电梯什么时候会突然坏掉。

 

网站声明 网站纠错 联系我们

中国电梯协会,版权所有 | Copyright© 2003-2018. China Elevator Associ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